新闻中心

记者卧底奥利奥:员工赤手加工 对着饼干打喷嚏

  很多人都看过这个广告:扭一扭,舔一舔,泡一泡,奥利奥。对于不少孩子来说,“奥利奥”可是美味的名牌食品。奥利奥真有那么好?会不会也像某些食品一样坑孩子?为了让孩子们吃个明白,城市信报记者决定实地探访,看“奥利奥”能不能经得住“扭一扭”、“泡一泡”。
  
  奥利奥的“娘家”——卡夫食品公司位于苏州工业园区。这座工厂拥有近30000平方米的生产车间,主要产品有奥利奥、趣多多、太平梳打、乐之达能饼干系列、趣轻松威化饼干系列等产品。近日记者成功应聘为这里的车间工人,通过卧底揭开奥利奥的真相……
  
  招工
  
  中介说“给钱就能进”,基本工资1140
  
  2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一处自发形成的露天人才交流场所,那天苏州正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个人才交流场所停着不下十辆面包车,全都是职业中介用来向各个厂区输送应聘者的私人面包车,旁边则围着一些等待被送进工厂的工人。
  
  “你们是去纳贝斯克(卡夫食品公司的独资食品公司)的人吧?”一个被称为龚总的人来到记者面前询问。龚总喊完话后,聚集在龚总旁边的工人大约有二三十人,这些工人都想去卡夫食品工作。
  
  “我们能进去吗?”一个年轻小伙问龚总。“现在给我钱,百分百包你进去。”龚总满口答应着。这时,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了100块钱递给龚总,随后龚总在一张写满人名的表格上,在人才来源一栏写了个“优”字。
  
  “先带你们去纳贝斯克面试。”一个工作人员说。过了一会儿现场来了几辆面包车,将大家拉到了白榆路51号,一下车就看到这里写着“卡夫食品(苏州)有限公司”。此时,卡夫食品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批准备进去的工人。
  
  “你们是作为劳务外包工人进入厂子的,基本工资是每个月1140元,每天工作12个小时。但是其中有4个小时算加班,有加班费,公司每天中午给你们免费提供饭菜,晚上不管吃的,但是如果每天做完十个半小时的话,每个人有5块钱的餐补。你们要是觉得行就留下,明天去体检,然后过来培训。”女业务员面无表情地说。
  
  “工资太低了,但是没办法,他们家要求比较低,别的工厂进不去,咱们先干着看吧。”坐在记者身边的一个30来岁的人向他的朋友低声说。
  
  “你们收不收45岁以上的人?”一个头发看起来花白的中年人询问女业务员。“只要你能干得了就行,年龄不是问题。”女业务员回答。
  
  卫生疑云
  
  洗手消毒走过场,不戴口罩手套
  
  穿过更衣室下到一楼,就是进入操作车间必须经过的通道——卡夫食品的洗手消毒间。“员工在进厂之前,都要先经过洗手消毒,需要六个步骤,先用热水洗手,然后涂抹洗手液,再用热水冲掉洗手液,然后把手烘干,再在手上涂抹消毒剂,最后烘干,就可以进厂工作了。”工人在参加GMP(即良好操作加工规范培训)的时候,业务员这样介绍说。
  
  但是记者进入工厂后发现,很少有人真正完成洗手消毒程序,他们将这个程序简化了一半:用洗手液洗手最后直接烘干,涂抹消毒剂,然后直接进入厂子工作。记者就此询问了一位老工友,工友笑笑说:“你是新来的吧!洗一遍行了。”
  
  记者注意到,在洗手消毒间里,公司特意安装了两个摄像头来监控工人是否洗手。按照培训人员的说法,这两个摄像头可以看到工人洗手的画面,“谁没洗手,监控人员是会看见的,你们就会被罚款!”员工培训的时候,他们这样说。
  
  还有个问题让记者挺疑惑,在流水生产线前段作业的员工不戴口罩,也不戴手套,直接赤手将饼干装进包装盒里。员工还不时地说笑。将饼干装入包装袋的人群里,偶尔还会有咳嗽声传来。就在一条生产包装奥利奥巧克力夹心饼干的流水线上,记者看到,一名女工用抹布擦完机器后,紧接着用它擦了擦手。抹布本来是白色的,擦完机器后满是油污,几乎变成了黑色的。随后她没有洗手,便赤手将叠放在一起、还没有包装的夹心饼干放进包装机器凹形槽里。
  
  而在距离该条生产包装线不远的另一条线上,一位摆放巧克力夹心饼干的女工突然打了个喷嚏。之后,她用手揉了揉鼻子,紧接着又去摆放饼干了。
  
  有员工把工服踩在地上换衣服
  
  更衣室里,一块牌子斜立在地上:“工服要一天一洗!”记者看到的实际情况却是,员工们谁愿意洗就洗。有些员工的白色工衣已经快变成黑色的了。
  
  有的员工在洗完澡后,甚至将工服拿出来铺在地上,然后将湿淋淋的双脚踩在工服上换衣服,然后将地上的工衣捡起来,胡乱地与工鞋一块塞进储物柜里边,下次再接着穿。
  
  由于空气不太流通,更衣室内异味扑鼻,储物柜虽然有两层,但是员工的工鞋、袜子与工衣大都没有分开放置,而是胡乱地摆放在一起。
  
  记者了解到,国内一些大型食品生产厂规定,员工不可以穿着工衣上厕所,如果要上厕所,必须脱掉工衣;对于不同生产环节的工人,消毒卫生的要求也不一样,比如包装工不能随意进出与食品产生直接接触的生产区域,如果要进入,必须执行高级别的卫生要求。
  
  记者在卡夫食品公司接受培训时,没有听到关于员工是否能穿着工衣上厕所的内容。记者在工厂看到,即使生产一线岗位的员工,也穿着工衣去上厕所。
  
  管理混乱,重要车间随便进
  
  一位老员工对记者说:“这活很累人,经常会有人突然不干了,新员工很多。”由于工人流动性强,不时会有新面孔出现,许多工人互相之间不认识。
  
  这一点记者在进厂第一天就深有体会。每天上班第一件事是由班长分配岗位,记者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你带着他去那边,你带着这个小姑娘去包装。”即使对进厂已经一周多的员工,班长也叫不上名字。一位员工这样告诉记者,“我来这里应该有一周多了,班长我不认识。”
  
  记者曾与两名工友一同寻找生产车间的出口,偶然进入存放原辅料的重要车间,这里堆放着非氢化起酥油等原辅料,有工人正在清点着原料,但是他并没有对我们的突然闯入予以阻止。记者进入配料间,一袋袋的原味巧克力颗粒、精制盐等原料就摆放在过道一侧,正在作业的员工也没有阻止。
  
  而直接与裸露食品接触的生产区域,搬运工、装箱工可以自由出入,对清洁度要求高的生产区域与非清洁区也没有间隔,没有限制区域间人员的交叉流动。
  
  记者在生产车间看到,一些负责搬运的工人可以自由穿梭在裸露食品生产线之间而不受阻止,也没有执行更高的清洁标准。由于员工流动性大,厂里出现陌生的面孔是不足为奇的,在重要的原辅料存放间或配料间出现随意走动的陌生员工,其他员工也不会上前询问或阻止。
  
  工厂见闻
  
  办个假身份证,15岁也能进厂干活?
  
  在工厂里记者了解到,这里既有四五十岁的劳动者,也有十五六岁的孩童,既有带着孩子打工的妈妈,也有情侣。
  
  “你们这里边谁是一对的?站出来!”在记者等新员工分班时,负责考核培训的负责人这样问。负责人又说:“你们不站出来,待会儿我分班的时候,别怪我把你们拆开啊,让你们站出来,是想尽可能地把你们分到同一个班上,也好互相照顾。”
  
  经过解释,二三十人的新员工队伍开始躁动了,男男女女陆陆续续地站出了四对。记者还和其中一对聊过天。这个员工告诉记者说:“我是90后,高中毕业以后就不想读书了,还不如出来打工挣钱呢!”这时,记者才知道,这个1993年出生的孩子是带着自己的小女朋友来的。像他这样的90后,在记者这批新员工里占了将近一半。在与外包方签订合同时记者注意到,新员工里有1996年生的,也有上世纪70年代生的。
  
  在新员工培训的时候,业务人员与一位大叔的对话让记者记忆犹新:“你们是不是不招收年龄45岁以上的工人?”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叔这样问业务人员。
  
  “我们招收,只要你能干下去我们就要,你的年龄无所谓,只要你觉得你能干得了厂子里的活就行。”业务员回答。然而,那位大叔似乎还是没有听明白,紧接着又问:“那我今年48岁了,你们要不要?”
  
  这时候那名业务员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大声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只要你能干得了,我们就收,明白了吗?”
  
  而在工厂工作期间,记者也从一些老员工处了解到,在这个厂子里工作的还有15岁左右的工人。记者询问老员工:“他们年龄这么小,是怎么进来的?”该工友轻描淡写地说:“办个假身份证就进来了啊。那东西(假身份证)又不贵,才30块钱。”
  
  从早7点干到晚7点,只休息1小时
  
  在这里卧底打工期间,记者确实累坏了。机器不停,人也不停,每个人中午只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每天号称工作八小时,其实还要加班四个小时,这种加班是强制的。从早上7点一直忙到晚上7点,工人们只有短短的吃饭时间与规定的上厕所时间,如果岗位空缺就会罚款。
  
  刚进厂的第一天,记者被分配到一条生产线上做封装。记者赶在早晨6点45分之前来到了更衣室,更衣室里已经挤满了准备换衣服的工友。记者换好衣服后,跟其他工友一起来到生产车间集合,等待班长点名。
  
  “你带着他去二线做封装。”班长指着记者说。
  
  于是,记者在老员工的带领下,开始了自己之前一点都不熟悉的工序。
  
  “挺简单的,你就把机器上包装完的饼干放进箱子就可以了。”老员工说。
  
  “你就在这里做吧,到吃饭的时候会有人过来换你的。”他告诉记者。
  
  早上大约7点,记者开始了重复性工作,装箱、推到传送带上,装箱、推到传送带上……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员工走过来问记者:“你还没有吃饭吧,我是来换你的,就半个小时啊,吃完赶快上来,不然会扣钱的。”
  
  这时候,记者才感觉到自己的脚发麻了,腰也直不起来了。“刚来都这样,时间长了就好了。”来换班的老员工告诉记者。吃完饭后,在线长的监督下,记者又来到了岗位上,开始了装箱。
  
  “每条生产线一个人都不能缺,要上厕所的话先给我说,我找个人来替你,上完赶快回来。”听到记者想去上厕所,线长这样说。
  
  晚上7点,终于下班了,一位工友:“天天在这里包装饼干,累死了。”
  
  记者算了算,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内,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温暖之处
  
  食堂有免费饭菜吃多少打多少
  
  “我要一只猪蹄,再来两勺米饭吧!你给的这些米饭太少了。”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男员工向食堂的师傅说道。
  
  “好好好!再给你两勺,现在够吃了吧!”负责盛饭的师傅说道。这时男员工的餐盘上已经放了一只酱猪蹄,一个大苹果还有一些炒河粉。
  
  这是记者在员工食堂看到的一幕,其实这样的对话每天都有。来这里吃午饭是免费的,每天的午饭是12块钱标准,荤菜每天变换,有酱猪蹄、红烧肉等,在记者看来,午饭真不错。
  
  “饭不够可以多要,能吃多少就打多少,并且每天还有一个水果!”这是培训人员为了吸引员工说的话。
  
  记者记得,当培训人员说每天工作12个小时,月基本工资1140元后,有的人想起身离开,一听到吃的饭不错,那些本来要走的工人又坐下了,最终同意签劳动合同。这些工人是冲着免费的午饭才留下来的。
  
  在食堂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标注食品添加剂的单子,上边列了食堂饭菜中的食品添加剂。
  
返回上页
产品展示
联系方式

电话:020-8812022

传真:020-8812023

邮箱:hu@artooo.net

网址:artooo.net